游学归来-2018美国暑期实践(全纪录)
  发布时间:2018-11-03   访问次数:915


复旦学子在美国


Nothing is so common as the wish to be remarkable.

没有什么比希望不平凡更平凡的呢。

——莎士比亚


IMG_256


  


今年的7

复旦学子在美国

铺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游学之旅

学生时代的你,

是否曾经梦想着,

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踏上工作岗位后的你,

是否依然憧憬着,

有那么一天,

重新回到校园?

日月光华,

旦复旦兮,

在百年名校就读的我们,

每一人都怀揣着一个游学梦。

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去地球另一边的课堂,

和各种肤色各种口音的外国人,

感受文化的交融。

IMG_258


         7月的魔都,太阳仿佛点燃心火,散发无限的热望。但这也无法阻挡复旦学子们的脚步,30余名学子在竺乾威老师和张洪彩老师的带领下,踏上了前往美国的为期半个月的游学之旅。



 

(小组掠影)


“来之前万万没想到,美国是这样的美国!”这是复旦学子们在美国之行中最多的惊叹声。踏上美国的大地之前,大家脑海中的美国总贴着“地球最强、世界警察、科技王国”的标签,臆想着满目应是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夜夜笙歌,歌舞升平。

A6DB2C923BB095B8DB6DDBC0B5DB250F

(时代广场繁华之景)

结果,现实却是截然不同的。高楼大厦林立之处在美国凤毛麟角,所见最多的建筑都是充满了古典的欧式韵味,可能是一座图书馆,可能是一座办公大楼,也可能是一座教学楼,浑不似国内那般充满“暴发户”气质。

(锡拉丘兹市中心)


一、雪城篇

本次我们的游学目的地是纽约州的锡拉丘兹大学,别称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是美国著名的综合性、研究型大学,该校成立于1870年,坐落于美国纽约州雪城(Syracuse)市内,其公共管理学科排名全美第一。麦克斯韦尔公民与公共事务学院(Maxwell School of Citizenship and Public Affairs)成立于1924 年, 是第一家授予公共管理硕士(Master of Public Administration)学位的学院。因此我们非常期待一周的课程学习能给我们带来对公共管理学知识更深度的了解。

IMG_259

雪城的风景很美,阳光明媚的校园,古色古香的建筑,还有无数片绿茵,搭配着蓝到人心里的天空。

7月份的雪城大学,像秋天那样云淡风清,沁人心脾。

每一天的太阳也要到晚上9点才和我们告别,

所以,在这里的每一天,

在丰富充实的课程学习之外,

我们感受着雪城的时光......

IMG_260

每一把椅子都是一个名人的故事

IMG_261

每一条路都诉说着过去与未来……

雪城大学的拉丁文校训是Suos Cultores Scientia Coronat,中文意思是“知识为追寻她的人加冕(Knowledge crowns those who seek her)”。在雪城大学的宪章上,书写着“光明与真知”两个词,这也构成了雪城大学最核心的精神。在雪城的课程涵盖了多个层次,包括公共行政、公共治理、公共政策、法律以及领导力等,每天不同的主题与不同视角的授课,让我们耳目一新,收获颇深。课程主要如下:《公共行政中的重大问题》、《探讨非政府组织的角色》、《奥侬达嘎湖案例:环境污染的历史、管制与清理》、《纽约州道德法》、《纽约州信息自由法》、《美国政治文化与公共政策》和《人际冲突管理:冲突类型和反思式倾听》。

  

  

Macintosh HD:Users:sophiasmw:Desktop:雪城照片:IMG_2191.JPG

(日初之景)

IMG_6020

(日落之景)


(雪城大学)



1、从烛台养老院看美国NGO和社会保障

717日,我们参观了 Menorah Park养老院。不论是英文名字,还是中文译名一一烛台老年生活中心,都暗示着这个养老院的与众不同:优美的环境、齐全的设施、人性化的服务为老年人提供着舒适而有尊严的老年生活。

经过养老院董事会成员及工作人员的介绍,我们了解到Menorah Park实际上是一所具有一百多年历史的纽约州中部最全面、高端的老年看护中心。“烛台”的名字来源于它的背景,最初是由犹大人为了照顾生活困难的犹太老年人而建立,具有犹太教信仰背景,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今信仰色彩已经淡化,接受服务任何信仰的老年人。

微信图片_20180831094459.jpg

目前,中心由私人建立的非政府组织运营管理,来自各方面专业背景的董事会成员,致力于为老年人提供广泛的最高质量的健康、居住和社区服务,同时保证最大限度的独立性和尊严。中心收入主要来源于医疗保险和医疗救助。医疗保险是联邦政府的项目,到一定年龄即可享受。而医疗救助是州的项目,由联邦政府、州政府、郡政府共同出资,申请有较为严格的规定,对个人或家庭年收入有一定要求,并且要先花完自己的财产才能享受政府补贴,同时必须遵守政府的规定。若无医疗保险,又不够资格享受医疗救助,则老人们需要自己付费。

Menorah Park根据老年人的需要分成几种服务:有独立生活能力老年人的公寓、辅助性的独立公寓、提供长期和短期的专业护理和康复中心等。在Oaks老年公寓,这里的居住环境最为优美舒适,收费也最昂贵,主要为有独立生活能力的老人提供服务。这里的老人生活与正常人无异,甚至可以使用交通工具出门。The Inn是介于老人院和Oaks之间的辅助性独立公寓,适合身体比Oaks老人要弱些的老人,提供更多的辅助性服务。在长期康复中心,老人们能接受专业的护理和康复服务,可以享受政府补贴。另外,中心还提供日间看护服务,主要提供医疗、康复等护理服务,同时提供特殊的社交场所,这些客户白天集中到这里,晚上在自己家居住。

除了舒适的环境和专业的服务外,留给我们最深印象的是多元化服务,人性化和给予老人尊严。这体现在很多细节。每个区域设计了社交场所和图书馆;在辅助性独立公寓,虽然老人们身体状况不佳,但工作人员们依旧帮助她们最大限度地保证生活质量;独立公寓里,老人可以按照个人喜好摆放家具和软装;有时医疗保险需等待半年,但中心依旧提供如常服务。在参观过程中,养老院内的老人看见我们这群年轻人都会不时露出欣喜和欢迎的表情,他们对生活的热爱感染了我们,养老院对老人的尊重和精神关怀也令我们这些年轻人深受感动。

微信图片_20180831094522.png

上海已步入老龄化社会,养老保障自然是我们这群来自上海的MPA学生最关心的议题之一。随着老龄化进程的加快,养老服务在国内也越来越多地被提起。通过参观学习Menorah Park这一定位于社区养老的项目,值得我们学习,也引起了我们的思考。

首先,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养老服务,政府履行监管责任。 Menorah Park并不是由政府出资建立的,她最初是由犹太人为照顾生活困难的犹太老年人而自发筹资建立,具有犹太教信仰背景。现在的Menorah Park是一个非政府组织,在政府社会保障事务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当然,入住的老人可以向政府申请医疗保障,但需要接受政府严格的审核。据董事会成员和相关负责人介绍,政府对养老机构的具体运作作出了很多详细甚至严苛的规定,比如吃饭的地点,是否可以同桌等等,同时严格履行监管责任。“政府购买+社会组织运作”的模式下整合了社会资源,政府可以集中精力于监管,保证了养老服务的规模、专业性和质量,使得民众获益最大化。在我国严峻的养老形势下,这种模式值得借鉴。

其次,全面的医疗保障。从烛台老年生活中心,我们可以从侧面了解到美国到医疗保障是如何运作的。医疗保障体系由两部分组成“Medicare”和“Medicaid”,前者为基本医疗保险,后者是对“一无所有”的老人的医疗救济。要申请 Medicaid的老人们从申请到获得救济有时需要长达一年时间,在这期间老年生活中心依旧如常提供服务,不会强制要求离开中心。美国的医疗保障为老年人提供了坚强的后盾,反观我国的医疗保险相对比较单一,尤其在医疗救济方面还不能完全保障老年人的需求。

再次,多元化的养老服务。烛台养老生活中心根据老年人的需求提供多种服务,有独立生活能力老年人的公寓、辅助性的独立公寓、提供长期和短期的专业护理和康复中心以及成人日间服务,还提供犹太家庭服务,满足了不同经济条件和生理条件老年人的不同需求。中心还特别考虑到信仰需求,具有犹太教信仰的老年人在这里能获得精神满足。国内的养老院基本都由政府建立,形式较为单一,且往往一床难求,尤其缺乏提供长期和短期的专业护理和康复中心以及成人日间服务的机构,具有信仰的群体也难以找到合适的养老机构。

最后,养老机构理念:有尊严的老年生活。中心的宗旨是在提供广泛的最高质量的健康、居住和社区服务的同时保证最大限度的独立性和尊严。人性化、尊严在细节中处处体现。这种以“人”为着眼的理念值得我们学习。

虽然机构负责人 Judith Huober也坦言,美国养老机构也面临着资金压力和员工短缺问题,长期和短期的医疗服务依赖于政府社会保险而不得不受到很多限制等。这是各个国家面临老龄社会时遇到的共同难题,相信通过政府和NGO组织的不断努力,这些问题也会逐步得到妥善的解决。


2、从奥侬达伽湖(Onondaga)污染治理中看思维方式的不同

位于Syracuse北面的Onondaga湖是在欧洲移民到达后人口的急剧增加生活污染以及现代工业发展过程中工业废水的排放,导致Onondaga的湖水严重污染,1890年,冷水鱼消失,1901年因湖水污染,禁止Onondaga湖水制冰,1940年禁止在湖中游泳,1970年由于汞污染,禁止钓鱼。

在我们了解Onondaga污染治理过程中,先后在课堂上听到以纽约州立大学杰出服务荣休教授(环境与森林学院环境学系)司马通博士(Dr.Richard Smardon)为代表的Onondaga湖治理委员会的专家的观点、去大和平法中心博物馆听取了原住居民代表美洲印第安法律联盟主席、执行主任里昂斯女士(Ms. Betty M.Lyons)以及奥侬达伽部落委员会律师希斯先生(Mr.Joseph J. Heath)律师介绍了湖水污泥的历史和他们对于治理的要求以及以Honeywel公司作为负责湖水治理的私营部门一方在湖水治理过程中采取的努力以及取得的成效,通过不同的三方面解读,从不同的视角来来了解湖水治理过程中既有共同的治理目标,又有不同的关注,以及如何通过协商和妥协的合作来推动湖水的治理。




1990年美国国会授权成立了由当地政府、州和联邦政府代表组成的Onondaga湖管理委员会,1994年提出Onondaga湖治理行动计划,1998年在再次通过了Onondaga湖的法规强制执行性的治理计划,一系列法律的出台,有利的推动了各方在湖水治理过程中的协同。立法程序禁止湖周边的企业向湖中排放新的污染物,对无法达标的,排放严重污染的企业进行关停和搬迁,同时本地政府负责对本地居民的生活污水的处置,需要通过污水处理后才能排放到湖水,引入超级基金来为湖水治理提供资金保障。

Honeywell作为湖水治理的责任方,牵头通过运用现代的工艺和湖水治理的手段,通过控制湖水中的氮磷营养盐,对湖底的工业污染物进行请理,Onondaga湖底的含汞废水污染的底泥被挖出,存储在专用的污泥存储地方进行填埋,原工业废弃物建立隔离,防止雨水冲刷后流入湖中,控制湖水的水质标准符合标准,恢复湖水的自我生态系统,Honeywell认为在湖水治理已经初步取得了成功,让水质标准达标。

原住民代表一直认为Onondaga湖是他们印第安人的心目中的圣湖,他们希望湖水治理能够恢复到欧洲人到来之间的状况,认为现在政府和企业虽然在治理上投入了很多,但是做得还不够,而且进展缓慢。




不同的利益驱使各方出现了巨大的差异和冲突,但是在分歧中,不同的利益方有共同点,能够通过协商来搁置分歧,来共同推进问题的解决。Honeywell作为企业方,在法律和企业自身的社会责任面前,主动的承担了湖水治理的历史的包袱,甚至在治理过程中也同政府、原住民和第三方的合作来推动治理的改善。原住民虽然不满足当前湖水的现状,但是也坦诚的认为企业一直在努力,同时也在为改善湖水治理提供了建议,各级政府也通过行政来推动各方的力量和资金来推动Onondaga湖治理,正式在各种努力之下,Onondaga湖取得了进展,成为一个湖水治理非常成功的案例。当然在这个湖水治理过程中,由于时间等其它因素,没有过多的考察居民在配合治理过程中的作用,但是在一个以宗教信仰社区中,宽容、关心和奉献是让社会和谐的基础,社会资本的力量在公共事务的治理过程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二、人文篇


What else is the whole life of mortals but a sort of comedy, in which the various actors, disguised by various costumes and masks, walk on and play each one his part, until the manager waves them off the stage.

人生如喜剧,人人皆化妆假面,扮演各自角色,直至戏毕离场。

——伊拉斯谟

尊重每一个人的生命和自由,这是我们的游学之旅中对美国的一个直观感受。我们在学习和交流的过程中,发现美国人思维中的一个理念就是don't judge,意思是不要评判。一个深入人心的思想就是只有上帝才有能力评判一个人。我们都不是上帝,所以大家都是平等的,没有人有权利和能力去评判别人的生活。

一个典型的文化现象就是在华盛顿和纽约随处可见的卖艺人。这些持牌的卖艺人会在大庭广众唱歌跳舞讲段子,完了之后鞠个躬说“感谢乘客任何的捐献,祝福大家有一个美好的日子”,却也没见过人揪着扯着要求一些施舍。一、美国社会的人文与社会观察

一、政府治理中看信仰的影响

我们在达到美国的第一段行程就去华盛顿参观了国会大厦,进门的时候就可以看见“IN GOD WE TRUST”这几个字样,我觉得这应该就是整个美国对待公共生活的一个基本的态度,在之后的参观过程中,感觉整个国家的公共部门中随处可见God的踪影。以圣经为伦理导向,尊重个人的意愿、自由、平等,以真实来维持普遍的理性水准,以接受教训来维护民主的生活秩序,这样的方式给美国公民提供了获取幸福和实现公共生活的途径和手段。

信仰关乎虔诚,是一个深入骨髓的精神支柱、道德准则、行事标准。在参观郡政府、州政府的议事厅的时候,桌上都放着一本圣经,看似不起眼实则真的深入人心。在MPA专业的学生看来,公共管理部门的第一准则应该是法律法规,但是在真的管理过程中很多事情有着“法不外乎人情”的说法,而在美国这法外之情自然而然地遵循的就是圣经,就是上帝,所以很多法的权威和法的特别关怀都有了好的依靠和依托,也使得很多事情说得过去,让大众有了信服得理由和依据。在国内,很多时候处理法之外的事情,全看与事件有关的个人,处理是没有统一的标准和准则的。法律法规是一个冷的东西,是理性、公平、冷静的准则,而伦理道德的人文关怀是一个暖的东西,是感性、关爱、温暖的准则,是让社会更有温度的积极补充。

在公共管理的过程中,如何形成一个好的社会生活,靠的不仅仅是法律法规的约束,更需要一个广泛认可的道德准则。美国的政府治理过程中可见,信仰的影响之深之广,在《论美国的民主》中,托克维尔认为民主制度所以能够在美国发芽扎根,得益于三个要素——地理环境、法制和民情。在这三个要素的重要性上,他又认为法制比自然环境更有助于美国维护民主共和制度,而民情比法制的贡献更大,可见民情作为一种本土资源,是一个社会和国家建设法制与民主制度最重要的根基。而这个美国的民情就是基于这种信仰。很多人去美国特别喜欢找中美的不同之处,在我看来,大家都是一样追求的美好生活和社会环境,在很多方面是有共同之处的。

二、从美国早期历史看多元文化

有人把美国比作一个火锅。刚开始啥也没有,然后有人往里添了一锅底汤,不断往里放新东西。所谓好火锅就是汤的味道越来越浓,但是锅里的东西又都没有被煮化。此次美国行考察团途经美国东部8个州(含特区)分别是康涅狄格州(CT)、华盛顿与哥伦比亚特区(DC)、马萨诸塞州(MA)、马里兰州(MD)、新泽西州(NJ)、纽约州(NY)、宾夕法尼亚州(PA)和弗吉尼亚州(VA)。下面就结合美国早期的移民史和多元文化的形成从历史角度谈一下美国是怎么做出这一锅美味的火锅的。

游学行程图

美国历史上第一波来到美国的是搭乘“五月花号”来到波士顿的清教徒们。他们主要定居在新英格兰地区,美国东北部的几个州(现在的马萨诸塞州、康涅狄格州、纽约州这一带),核心是马萨诸塞,俗称“麻省”。这批清教徒生活严谨,自视甚高。据说,他们的移民区外人是不能随便去的。想去那里移民得有人写推荐信,证明你品行良好,当地的法院批准了才行。所以他们骄傲地说,他们这批人被选择了两次,一次是上帝,一次是马塞诸塞州的当地法院。过去我们总以为这第一波移民是受迫害的穷人,其实不然。这拨移民中恰恰没有穷人,因为穷人是出不起这么大一笔航海的路费的。他们多是英国的中间阶层,工匠、小店主、低级贵族。在波士顿著名的购物场所昆西市场(Quincy Market)边上矗立着法尼尔厅(Faneuil Hall),一座历史建筑,靠近海滨和今天的政府中心。自从1742年,法尼尔厅就是一个市场和会议厅。塞缪尔·亚当斯等人曾在此发表演讲,宣传脱离英国独立。此外也正是他们成立了哈佛大学、耶鲁大学等世界一流高校,发明了美式足球和棒球。到现在,全世界教育资源最好的,也是这片地方。这里就是阿尔比恩群岛——英格兰,洒向美洲大陆的第一批种子,美国这只火锅的汤底。

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尼尔厅(Faneuil Hall)

紧接着来了第二波人,叫保王党人,他们大概要迟20年。主要聚集在弗吉尼亚州。他们可就是贵族。既然是贵族人口中就不止是贵族家庭。四分之一的贵族,其他四分之三是他们带过来的仆人。所以,这片地方就特别讲究等级制度。他们在英国就住在乡下大庄园,到了美国就住在种植园。后来美国南部的那些大奴隶主,就是这帮人。华盛顿、杰斐逊、麦迪逊,美国最早的几位总统,还有南北战争中著名的罗伯特李将军,都是弗吉尼亚人。此行考察团就参访了位于弗吉尼亚州的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故居弗农庄园。乔治·华盛顿从22岁直到1799年逝世,都居住于此其间共长达45年。他将宅邸扩大了三倍、重新设计了庭院与附属建筑物、以及扩充耕地为一个拥有8000英亩的农场。弗农山庄从外观看起来与华盛顿生命的最后一年也就是1799年时几乎没多大变化。乔治·华盛顿将宅邸盖在他庄园的正中心。他把工作房沿着北道和南道安置并创造了东西走向的开放式草坪以便能将波多马克河和弗吉尼亚州林地的风景尽收眼底。

弗吉尼亚州弗农山庄(Mount Vernon)

然后是第三拨人那就是贵格会。他们又迟来了30年左右。居住在宾夕法尼亚州、新泽西、马里兰附近。贵格会,是新教的一个派别。简单理解,他们是新教徒当中比较佛系的一帮。所以,贵格会对穷人移民敞开大门。有点“四海之内皆兄弟”的意思。这个地方,比较平等,也比较多元化。这样一来,上层社会的家庭就不愿意移民到这个地区了。可是300年后也非来自于上层社会家庭的我们却唯独偏爱宾夕法尼亚费城这个地方。因为此行考察团参访了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学及古人类学博物馆。这座博物馆坐落于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一座古色古香的建筑中,成立于1887年,是费城最具有名气的博物馆之一,藏品丰富多彩,涵盖了多个国家,跨越多个年代。开馆以来,博物馆已经收集了约100万件藏品。根据地区可分为非洲、美洲、亚洲、巴比伦、埃及、欧洲考古、历史考古、地中海、近东、大洋洲、人类体格学。馆内的埃及收藏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好的收藏之一,收藏有大量的雕像、木乃伊和浮雕,最知名的还是其收藏的塔器、重13吨的拉美西斯二世的花岗岩狮身人面像,非常的引人注目。馆内关于中国的收藏也是备受关注,包括中国人为之熟悉的“昭陵六骏”和巨大的水晶球,此外,还有绘画作品、雕塑等。在此大家深刻感受到了连绵不断的人类文明史,对其中的展品简直赞不绝口,流连忘返。

费城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学及古人类学博物馆

第四波人是边区人,18世纪他们才来,是最迟到达美洲大陆的。他们原来的故乡,也是英国的边区。来到美国之后,也是生活在靠西边比较内陆的地方,所以叫“边区人”。这帮人比较推崇暴力。当地流行一句话,“每个男人都应该是自己家庭的警长。”美国西部片里,动不动就拔枪的牛仔,就是这批“边区人”。早有耳闻美国中西部地区幅员辽阔,风景不一,民风友善,可能也是和这第四波人祖籍也是英国边区人有关。可惜此行时间有限,经过团友们的前期讨论还是放弃了西部的行程,也实有遗憾。

三四百年的美国历史,其实就是这四种底色在美国这块巨大的调色板上不断混合交替登场时而分离偶有冲撞的历史。拿美国来说,独立战争,清教徒打头阵。宪制建国,保王党最拿手。西进运动,牛仔冲在前面。废奴运动,贵格会提供道义力量。一部美国史,其实是四种力量你方唱罢我登场。这个过程反复发生,就像打铁一样,把一个文明锻造得既多元,又整体,还有极强的韧性。

回到之前那个火锅的比喻。拿文明古国来说,古埃及,是传统断了。后来的人和先前的人没关系了。现在住在埃及的是阿拉伯人,不是古埃及人的后代。这是把原来的底汤倒掉了,换了一锅汤。印度呢?每一波新来的人,都把原来的人踩在脚下,原来的文化表现不出来了。火锅的汤虽然没换过,但是原来的食材被煮成了一锅糊糊。这样的火锅就没法吃了。强大而且有韧性的文明他的传统是在时间中一层层叠加出来的,越来越丰富,最早的那一层,直到今天还有旺盛的生命力和清晰的表达方式。这就好像火锅内味道复杂,但是所有的食材都没有被煮化。现在美国这份火锅已经熬了300年,背后的逻辑就是这样。

三、信仰的平衡——少数群体的权益维护

Syracuse整个参访行程中,听到过不少关于信仰在政府治理中的作用,其中尤以天主教的官员要签署允许堕胎法案而引发的内心挣扎最为印象深刻。作为一个宗教特色较为明显的国家,美国的宗教信仰被认为是政府治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与其他宗教信仰在政府治理中特色不那么明显的国家相比,一场宗教之间的利益对决在美国的政府治理中其实常常上演着较量。

例如,天主教一直以来反对堕胎、反对性少数群体利益,但是最终在社会发展面前,这些反对声音终究没有敌过历史的潮流,而这种政府治理在不同信仰中的平衡,也着实引人深思。在这次美国的行程中,多次在不同场合提及了性少数群体的利益,对于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这是一个很少被提及的词汇,因而乏人问津,可对于美国人来说,性少数群体的权益斗争,就和黑人的平权运动、妇女的堕胎权利维护一样,是社会进程中的一个必经之路。

美国的性少数群体维护,也是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其中有宗教信仰的反对,有人权组织的支持,同样也有来自社会的不同声音以及政府当权者的平衡。在哈佛大学参访中得知,哈佛所在的马萨诸塞州是全美第一个通过性少数群体婚姻合法的州,在这一过程中哈佛人为平权付出了诸多努力,因而在哈佛校园里可以见到一面巨大的彩虹旗。在我们学习的Syracuse大学四方广场的Hendricks Chapel门口、Syracuse市中心的一座教堂门口,也树立着代表着支持性少数群体的彩虹旗。在采访纽约州首府Albany州议会的众议院时,当时的工作人员还专门解释了部分议员在议席上摆放彩虹旗的由来,讲述了平权运动如何在这里发生。

纵观这次美国参访,听了不少关于平权的内容,包括黑人群体的抗争、性少数群体的权益维护,其实多少都让人觉得在一个自由国度,普通民众对于自身权益的斗争,是多么的重要。尤其是当下中国社会矛盾不断涌现的情况下,普通民众愈发觉得对于自身权益乃至人身安全的担忧,因为普通民众缺少发出声音的渠道以及缺少被倾听的机会。联想到政府治理中的信仰,其实更多的还是人的因素。如同与自身信仰不同的法案需要签署时,当权的官员必须站在一个更为有利于普通民众权益的角度来平衡,而这种平衡是牺牲了自己的信仰。

可是在当下的社会发展中,不谈信仰,普通百姓的权益却一再被挑衅。前不久的假疫苗事件到近期宝马司机反被砍死事件,让普通民众更加担心自身的处境,如果连自己的合法权益和生命都保护不了,政府治理还如何让百姓放心。与宝马司机事件难以被认定是正当防卫相反的是,美国一名男子在停车过程中与人发生争执,被对方推搡倒地后拔枪将对手击倒死亡,检察机关毫无疑问地认定其是正当防卫。当我们被一系列社会的负面事件一再击垮时,普通民众对于政府治理的信心也便失去了耐心。

其实,这些孤立的个案的确只是少数,但是每一个普通人都有可能成为少数群体。在网上关于放开计划生育和不生育要多缴纳税款的呼声出来时,许多普通人更是心寒,有人说如果无法保障性少数群体的合法婚姻权益,她不愿意生孩子,因为她无法相信自己的孩子会在这样的一个社会中得到公平公正的对待,因为她的孩子、每个人的孩子都有可能成为少数群体。

在这次参访中,其实最为感触的是,普通人对于自身权益的维护,要主动去争取。上课时,老师也提到,每个人要为自己的权益主动出击,而不是等待。美国的发展历程表明,对于自身合法权益的维护,只有发声才能被社会知道,才能有有色人种的平等和性少数群体的平权。而我们的社会,最缺乏的便是这种对于自身权益维护的主动权,在“塔西佗陷阱”愈发明显的中国社会,最该被倾听和传递的,就是底层普通民众的声音,而我们往往连这一点都很难做到。道阻且长,作为普通人的我们,还是应该要努力为自己的权益发出声音,并努力让政府治理者听到。


社会篇待续

校园篇待续

------------------------------------------------------------------------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复旦MPA”官方公众号:

  IMG_276






复旦大学MPA教育中心 版权所有
上海市国权路680号 邮编200433Email:mpa@fudan.edu.cn
 电话:021-55664501021-65642561传真:021-55664498